您好!欢迎光临-昆明健甲士灰指甲连锁加盟护理网-

昆明健甲士

全国免费电话:400-687-1018 手机: 18008718868
首页 > 皮肤癣

皮肤癣

昆明健甲士专业致力于手足健康护理-始终竭诚为您服务!

浅部真菌病简称为癣。由此可知,现代医学中关于“癣”一词,通常系指浅部真菌病而言。但在祖国医学中“癣”这一字是泛指多种皮肤病,并非浅部真菌病。
 
皮肤癣简介

皮肤癣属于传染性的皮肤疾病,它跟皮肤炎类似,却不尽相同,后者不会传染。这两种皮肤病的症状是皮肤非常痕痒,出现红疹或小红斑块,越搔皮肤越发红痒,患处范围会进一步扩大。癣患处经常出现在出汗较多的地方,如脚部、大腿内侧等,不过皮肤的病变有时不容易分辨,因此病者最好让医生诊治,别胡乱涂药或服药,因为这可能使病情变得更复杂。
皮肤炎和皮肤癣最明显的不同,就是前者的导因可能与饮食相关,例如吃了某种海鲜类,特别容易引起皮肤敏感,形成皮肤炎;又或者家里使用的地板清洁剂,也可能会刺激皮肤,引起炎症。皮肤癣是由于受到真菌感染而引发,因此两种疾病的疗法也不同。


皮肤癣治疗
皮肤炎属于皮肤敏感,一般上搽上敏感药物,就可抑制皮肤进一步发炎。例如医生会配给类固醇药物给病人,解决皮肤痕痒的问题。
在正常的情况下,我们不能随意服用类固醇,应由医生根据病人的病情开药方。因为类固醇会降低人体的免疫抗病的反应,而不具杀菌的功能,所以,如果自己误将生癣当作是皮肤炎,而买类固醇药物涂抹患处,病情不但无法减轻,反而可能因真菌的感染变得更严重,加上皮肤失去抵抗力,很容易受其他细菌感染,使原本的病情变得更复杂。
从市面上购买的止痒药物,有些含有类固醇成分,不慎使用的话,皮肤发炎的情况可能更糟,真菌会蔓延至身体其他部位,患处也会留下难看的疤痕。牛皮癣是一种不易根治的皮肤病。


皮肤癣菌感染
皮肤癣菌引起的感染---真菌仅侵入已死亡的皮肤组织或其附属器(角质层,甲,毛发)。
毛癣菌属,表皮癣菌属和小孢子菌属是最常见的致病菌,但从临床上鉴别皮肤癣菌是困难的。通常经过人与人或动物至人传染,污染物一般不引起传染。
有些皮肤癣菌仅产生轻度的或不产生炎症和免疫反应,在这种病例中,病原菌可持续不明,导致逐渐蔓延的皮损周期性的缓解和加剧,皮损有脱屑及轻度隆起的边缘。在另一些病例,感染可为急性,典型的引起足部突发水泡和大泡或头皮炎性沼泽状损害(脓癣),此系对真菌强烈的免疫反应所致,随后感染通常缓解或痊愈。


皮肤癣诊断
诊断从临床上是根据感染的部位,而进一步证实是通过将鳞屑溶解于氢氧化钾溶液后直接镜检或通过培养,证明损害部位刮取的鳞屑内有病原真菌存在治疗
大多数皮肤感染用外用的抗真菌剂效果很好,如咪唑类(咪康唑,克霉唑,益康唑,酮康唑),环吡酮胺(ciclopirox),萘替芬或特比萘芬。耐药或广泛受累的病例需要全身性治疗。
较新的系统性药物包括伊曲康唑和氟康唑,口服的三唑类以及特比萘芬---种第二代的丙烯胺类药物。这些药显然比酮康唑更安全和更有效。酮康唑是一种广谱口服咪唑类衍生物,对皮肤癣菌感染有效,尽管偶可产生肝毒性(可严重甚或致死)使其应用受限。伊曲康唑与许多常用的处方药会产生相互作用。特比萘芬使胃排空延迟,有3%~5%的病人出现胃肠道副作用。味觉障碍较少发生,血液系统和肝的副作用罕见。但在用药前及用药后仍需定期查肝功能。除了头癣外,新的抗真菌药治疗所有皮肤癣菌病都比灰黄霉素更有效。直到最近,灰黄霉素仍是系统性抗真菌药物中应用最广泛的,但随着新药的应用,灰黄霉素作为治疗皮肤真菌感染的第一代药物的使用率正在下降。成人的剂量是微粒灰黄霉素250mg口服,每日3~4次,最好同时予以高脂餐,超微粒灰黄霉素更有利于吸收,对体癣,头癣或股癣应单次或分次给药,总剂量250~330mg口服;对足癣,总剂量则为500~660mg口服。头痛是最常见的副作用,偶可引起胃肠疼痛,光敏感,皮疹或白细胞减少。血管性水肿也有过报道。也可发生眩晕及较少的红斑狼疮的加重或短暂的听力减退。局部用咪唑类同时口服灰黄霉素可提高治愈率。


体癣
通常由毛癣菌属引起。特征性的损害为粉红色丘疹鳞屑性环状斑块,有隆起的边缘,向周围扩展,中央趋向消退。鉴别诊断包括玫瑰糠疹,药疹,钱币状皮炎,多形红斑,花斑癣,红癣,银屑病和二期梅毒。一种变异的类型表现为钱币状鳞屑性斑片,缀以小丘疹或脓疱。
对于轻至中度损害,应用咪唑类,环吡酮胺,萘替芬或特比萘芬霜,洗剂或凝胶外擦,每日2次,至少用至损害消退后7~10天。炎症型的体癣对特效的局部抗真菌药通常很有效。泛发,耐药的损害见于红色毛癣菌感染的病人和引起衰弱的全身性疾病者,对泛发性和耐药性体癣,最有效的治疗是口服伊曲康唑或特比萘芬。


足癣
足癣很常见。典型的须发毛癣菌感染起始于第3和第4趾间,然后累及足跖面。趾间的损害常为浸渍,边缘脱屑,也可形成水泡。伴很多水泡和大泡的急性发作在炎热季节是很常见的。被感染的趾甲增厚,变形。红色毛癣使足底产生鳞屑并增厚,常扩展超过足跖面,呈"软拖鞋状"分布。可有轻重不等的瘙痒,疼痛,炎症或水泡形成。足癣可伴有继发的细菌感染,蜂窝织炎或淋巴管炎,可能复发。足癣可能与浸渍(源于多汗症及封闭的鞋袜),接触性皮炎(由于对鞋内各种物质过敏,特别是粘胶剂),湿疹或银屑病相混淆。
对经过真菌学证实的足癣,伊曲康唑和特比萘芬是最有效的治疗,但对急性炎症性感染---系由细胞介导的免疫反应,很少立即起效。两种中任何一种都可用来治疗慢性感染,并可阻止急性感染加重。趾间的感染用外用制剂治疗即有效。被感染的甲(甲真菌病)采用全身治疗可能需要数月。尤其是当累及趾甲时,治疗很困难。因为这些新药有嗜角质的特性。所以可用伊曲康唑200mg/d1个月或用冲击疗法:200mg每日2次,每月1周,用1~2个月,对无并发症的足癣常能治愈。同时外用抗真菌药可减少复发。
注意足部卫生很必要。洗澡后趾间必须保持干燥,轻轻擦干浸软的皮肤。外用温和的抗真菌扑粉(如咪康唑)。要穿轻便透气的鞋,尤其是在炎热的季节,很多病人甚至赤脚也很有好处。在急性水泡发作时,可在大泡的边缘引流,但不能去除角质的泡顶。使其干燥的方法包括穿刺放液或用稀释的Burow溶液(每日2次浸泡)。
局部治疗很难治愈,但可通过长期治疗取得控制。治疗停止后常有复发。


甲癣
这种类型的甲真菌病通常由毛癣菌属引起。指甲的感染比趾甲少见,甲增厚,失去光泽,在游离缘下有碎屑聚集。甲板变厚分离,甲可被破坏。毛癣菌感染与银屑病的鉴别非常重要,因为甲癣的药物治疗是特异性的,并需要长期治疗。
当用灰黄霉素治疗甲真菌病时,获长期治愈的病例不到20%,因此全身性治疗可能要选用口服伊曲康唑或特比萘芬。伊曲康唑200mg口服,每日2次,每月1周,用4个月或用特比萘芬250mg/d,治疗指,趾甲感染能达到很高的治愈率。对指甲的甲真菌病,特比萘芬的治疗时间为6周,而趾甲需12周。不必治疗至所有的病甲都消除,因为当停止服药后,这些药物还会存留于甲板,并继续起效。甲感染的局部治疗很少有效,除了浅表白色型以外,其感染仅发生于甲的表面。


头癣
(发癣)
头癣主要影响儿童。它通过接触传染,并可造成流行。在美国,断发毛癣菌是常见的病原菌;在其他地方,毛癣菌属的其他种(如紫色毛癣菌)是常见的病原菌。头皮的断发毛癣菌感染在起病时很轻微。炎症常为轻度而持久的,损害既不是环形的,也没有明显的边界,所以很像脂溢性皮炎。头皮上特征性的黑点是由于头发折断所致。可能发生炎性感染。在成人,毛癣菌属可持续存在。
在美国,奥杜安小孢子菌和犬小孢子菌一度为头癣的主要致病菌,现已较少引起。奥杜安小孢子菌的损害为鳞屑性,半秃发的淡灰色小斑片,伴折断的,无光泽的毛发。感染可局限于小范围或扩展,融合至整个头皮被累及,有时环状斑片扩展超过头皮边缘。犬小孢子菌和石膏样小孢子菌通常引起炎症性反应,被感染的毛发脱落。也可发生隆起的,炎性,沼泽样肉芽肿(脓癣),可能被误诊为脓肿或脓皮病,一般可短期内痊愈。
毛癣菌是一种发内癣菌,可通过显微镜检查在发内见到分节孢子链,在Wood灯下没有荧光。通过在Wood灯下检查头皮有助于小孢子菌感染的诊断,被感染的毛发可有亮绿色荧光。小孢子菌也是一种发外癣菌,其孢子围绕毛发形成菌鞘,菌鞘可通过镜检见到。真菌培养对确诊也很重要。
毛癣菌感染的儿童应该用微粒灰黄霉素混悬液10~20mg/(kg。d),或用超微粒灰黄霉素5~10mg/(kg。d),用药同时进餐或喝牛奶,至少用药4周,或至感染引起的所有体征消失。应在头皮部外用咪唑类或环吡酮胺霜直至头癣治愈,以防播散,尤其是传染给其他儿童。而且每日用2。5%硫化硒洗发剂。


股癣
(Jock痒)
股癣在男性较常见,可由各种皮肤癣菌或酵母菌(念珠菌)引起。典型的,皮肤损害从股的皱褶处扩展至邻近的股的上内侧,两侧均可受累,抓痕皮炎和苔藓样变常见。损害可伴发浸渍,痱子,继发的细菌或念珠菌感染和对治疗的反应。复发是常见的,因为真菌可重复感染易感者。经常在夏天突然发作。紧身衣或肥胖均有利于真菌生长。
本病可能与接触性皮炎,银屑病,红癣或念珠菌病混淆。当皮肤癣菌感染时,通常没有或仅有轻度的阴囊受累,而在念珠菌性擦烂或慢性单纯性苔藓,阴囊常为炎症性的。
如同体癣一样,用霜剂或洗剂局部治疗常很有效。在某些病例,需要用伊曲康唑200mg/d或特比萘芬250mg/d口服,用药3~6周。


须癣
胡须部位的真菌感染较少见。该部位的感染以细菌性感染常见,但也可能为真菌性的,尤其是在农艺工人中。病原体通过微生物学检查确定。
口服特比萘芬是最好的治疗。如损害有严重的炎症,须加用短期强的松治疗(以减轻症状并可减少瘢痕的机会),开始用40mg/d口服(成人),2周后逐渐减少剂量。